<table id="au6k0"><li id="au6k0"></li></table>
  • <object id="au6k0"></object><menu id="au6k0"><tt id="au6k0"></tt></menu>
  • <input id="au6k0"><u id="au6k0"></u></input>
  • <menu id="au6k0"><tt id="au6k0"></tt></menu>
    <input id="au6k0"></input>
    <input id="au6k0"></input>
  • <input id="au6k0"><acronym id="au6k0"></acronym></input>
  • <menu id="au6k0"><acronym id="au6k0"></acronym></menu>
    <input id="au6k0"><acronym id="au6k0"></acronym></input>
  • <input id="au6k0"></input>
  • <nav id="au6k0"><u id="au6k0"></u></nav>
  • AI完全占領醫院?決定生死?
    2017-08-30 678分享
    轉載于:今日頭條http://www.toutiao.com/a6460024743097205005/
    AI+醫療系列報道(五):AI完全占領醫院?決定生死?

    如果你生病了,需要去醫院,想起排起長隊的掛號處、摸不到頭腦的科室和看不懂的醫生處方,你是否希望醫院可以更“智能”一點?或者你聽說過一些“誤診”案例,病人在基層醫院檢查后無果,卻在大城市三甲醫院檢查出了重病。這時候,你有沒有想過醫院的醫療能力能否更強一點?

    這些問題都是中國醫療領域的困境,難以解決。然而AI技術在醫療行業的加速滲透,卻讓我們看到了改變的可能。在國家最新頒布的醫療新一代發展規劃中,人工智能已經作為了醫療行業的剛需。

    8月20日,科大訊飛與安徽省立醫院宣布共建“安徽省立智慧醫院(人工智能輔助診療中心)”并正式揭牌運行。緊接著,8月26-27日,在國家衛生計生委、安徽省衛計委的指導下,科大訊飛與清華大學聯合研發的人工智能“智醫助理”機器人在國家醫學考試中心監管下參加了2017年臨床執業醫師綜合筆試測試,北京市國信公證處全程公證。

    近期科大訊飛的這兩起醫療事件,是否意味著AI可以完全占領醫院,替代醫生決定病人的生死?本文將做重點討論。

    AI醫療的飛速發展

    AI+醫療系列報道(五):AI完全占領醫院?決定生死?

    健康是每個人生存的基本需求,而在中國一千個人才可以平均到1.5個內科醫生,其他的醫生數量比例也大抵如此。傳統的醫生在看病的過程中更多使用排除法,在診病的幾分鐘時間里,只有他獲取了足夠的信息,才能更精準的判斷你到底是什么問題。

    其實,這些信息可以依靠人工智能技術的落實而解決,人工智能可以在輔助診療、醫療影像、手術機器人、健康管理、新藥研發等每一個場景“落地”。因此人工智能在未來承擔了提升醫生能力,改變醫療現狀的支持作用。

    科大訊飛這一次推進的智慧醫院和AI醫考已經不是它第一次布局人工智能+醫療。早在2016年6月,科大訊飛與安徽省立醫院成立“醫學人工智能聯合實驗室”,依托科大訊飛的多項技術創新和安徽省立醫院的醫療資源,開展聯合科研攻關。

    本次智慧醫院落地的產品涉及:智能導診導醫機器人“曉醫”、人工智能醫學影像輔助診斷系統、門診語音電子病歷、口腔/超聲語音助理、云醫聲移動醫護工作站等。

    除科大訊飛外,在AI醫療的產業中,短短幾年,已經有近萬家創業企業進入,在大醫改的歷史變革中,成績有些已經很明顯。

    在美國有一個AI醫療篩選測試,讓一個非常有經驗的醫生查看幾十張皮膚癌的切片底片,再讓一個AI去篩查,AI篩查皮膚癌的能力比醫生增加10%。AI的理解和預測能力可以徹底改變傳統醫療。

    今天的AI醫療可以被稱為智能醫學。能力的提升取決于深度學習,體現的形式則是輔助診斷的專家系統。

    例如甲狀腺篩查的評估,甲狀腺無論是結節、甲亢、甲狀腺癌,每種病發病率都非常高,對我們國家來講它是一個公共衛生學事件,究其原因是因為碘鹽造成的?還是因為其他原因造成的?我們不的而知。目前,已經有機構開始通過大數據對甲狀腺疾病進行篩查、評估,這樣做的目標是把甲狀腺的篩查介入到醫學中間,做疾病跟蹤管理。

    此外,我國有1.1億糖尿病患者和4.9億的糖尿病前期患者。食物攝入管理對于患者血糖維持至關重要。目前通過將醫學文獻中糖尿病的病理分析轉化成算法供給機器學習,AI提出患者管控計劃大大提升了對糖尿病的管控能力。

    類似案例不勝枚舉。未來的AI醫療形態中,給醫生輔助決策的全科醫生機器人和給患者陪護用的機器人都會出現。全科醫生在中國急缺,可以用輔助專家系統提升基層的醫療水平。比如社區、鄉鎮、村衛生所等,一部分AI醫療企業已經在推進這個進程。讓機器人在衛生院給醫生做助手,幫助全科醫生做常見疾病的診斷治療,慢病的管理,醫學知識的查詢,以及醫療信息的錄入等。

    AI醫療的關鍵邏輯

    AI+醫療系列報道(五):AI完全占領醫院?決定生死?

    彌補中國醫療缺口只能靠技術,AI不可或缺。回歸到醫療的商業本質,AI能夠真正向病患提供準確分析,從而給予更精準的治療方案,真正解決醫院、醫生的問題,可以成為這個產業中價值寶貴的一環。

    AI醫療衍生出的智能醫學有一個很重要的理論點是4P醫學,分別代表預測性、預防性、個性化和參與性。四個角度的聯系是,有了預測才能進行預防,然后才可能做個性化,最后才可能得到整個參與性。

    整個過程的參與性不僅是指醫學和護理人員管理患者,而是醫生跟患者本人共同制定的方案,因此患者成為這個體系中間非常重要一環,而不是傳統形態上的被動管理的存在。

    這個理論可以貫穿醫學服務中的每個環節,第一個環節預防,接下來是保健,然后是診療,最后是康復。除了這些基本的醫療邏輯外,還要和AI的部分緊密結合,才形成最終的智能醫學。

    AI醫療是否會顛覆醫生?

    AI+醫療系列報道(五):AI完全占領醫院?決定生死?

    人類對于AI的期望能力是無限大的,在社會發展階段的預測中,存在這樣的一個說法,AI可能是人類最后一個發明。

    我們假設AI的能力達到了一個非常高的級別,擁有人的思維和神經感知,再加上超乎想象的運算能力。只要達到了這樣的場景,以后就不用人類再去發明什么,所有的發明創造全部都由AI制造出來。這樣的預測是大膽的,也是恐怖的。

    不過站在AI醫療的領域中我們去思考AI的能力,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對于快反應、強反應、數量級等這些人類存在能力上線的方面,AI可以輕松超越數倍,人面對機器是弱小的。相反,任何的慢思考和靈活的判斷,機器永遠做不過你,例如所有的醫療最后的判斷源自于更多的維度,是根據諸多信息綜合評判的,所以暫時不需要考慮會被替代的危險。

    但AI擁有部分“人類無法解釋”的能力,這才是最可怕的。就像前文提到的皮膚癌的篩選測試。幾十張皮膚癌切片的圖像,在一個具有豐富專業經驗的皮膚癌專家面前,專家使用了三天判定完所有的結果,完成了72%的精準判定,這已經是人類偏高的判斷水平。

    但AI僅通過半天的機器學習,很短時間就完成了幾十張切片的篩選和病情判定,最終的判定病情的精準度高達82%,整整超過了人類能力的10%。對于這10%的能力提升,我們可以做出很多的思考。

    首先,這10%意味著將有一部分的人從不被拯救變成被拯救,這是挽救生命。其次,這10%是完全經驗豐富的專家無法判定出來的,這意味著10%的能力是人無法解釋的,就像是柯潔輸給AphlaGo的時候,內心痛苦的來自于AphlaGo完全超乎正常邏輯的思考的打法,使AI 與人對比,表現出不是同一維度的認知能力。

    如果在AI超越人類能力的10%中發展出了人類不能想象的內容,顛覆和取代是必然發生,這才是AI最恐怖的關鍵點。只要AI的能力還有人類研究不透的,威脅的質疑就會存在,但面對這中國目前的國情現狀,AI醫療勢在必行,有無數家企業將未來賭在了這里。國家新一代AI發展計劃也證明如此。

    市場的變化一定會淘汰弱者,淘汰生產力弱、生產效率低的組成部分。因此,AI醫療代替的是醫療生態中,效率低下的部分崗位。AI帶來的是社會的進化而非社會的顛覆。

    聯系我們

    北京市

    • 010-82888090
    • beijing@deepwise.com
    • 海淀區海淀大街8號中鋼國際廣場21層 100080

    杭州市

    • 0571-88089509
    • hangzhou@deepwise.com
    • 余杭區倉前街道文一西路1818-2號8幢705室
    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